主页 > Q城生活 > 一趟百万光年的旅行:《行星组曲》 >

一趟百万光年的旅行:《行星组曲》

时间:2020-06-14 编辑:

一趟百万光年的旅行:《行星组曲》

编按:谢哲青在《星空吟游》中,来到了英国的乔汀翰(Cheltenham),找寻《行星组曲》的作曲家古斯塔夫.霍斯特(Gustav Holst)。

,霍斯特诞生在乔汀翰市区的克拉伦斯路四号(4 Clarence Road),爸爸阿道夫帮小霍斯特取了与祖父相同的名字「古斯塔夫」(意思是「天国的守卫」),显示了家族与斯堪地那维亚地区的渊源。

在博物馆二楼起居室的钢琴谱架上,放着霍斯特一九一五年所创作的《行星组曲》(The Planets, Op. 32)〈海王星〉的琴谱。

据作曲家独生女依莫根的转述,《行星组曲》创作的启发,源于霍斯特接受朋友的邀请,前往地中海马约卡岛度假时的经历。钢琴家萧邦与他的情人乔治桑也曾经在这里度过一个冬季,着名的前奏曲〈雨滴〉,就是在这里完成的。

霍斯特在度假期间,认识了当时欧洲重量级的占星学家─里奥(Alan Leo),他的作品《合成的艺术》(The Art of Synthesis,1912)首版书,这本融合神智论(Theosophy)、印度吠陀哲学与古代占星术的玄妙之作,奠定了现代占星学的基础,今天我们所听过的占星理论,几乎都从里奥的着作延伸而成。

正因对东方玄学的喜爱,霍斯特与里奥可说是一见如故。《合成的艺术》中尝试以古印度占星学观点来修正西方体系的宫位解释,作曲家对此抱着浓厚兴趣。大概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系列关于行星的神祕乐音,在霍斯特的脑海中逐渐成形。

几年后,作曲家谈论创作《行星组曲》时,曾说道:

这些曲子的创作,曾经受到诸行星在占星学意义上的启发。它们不是标题音乐,也不与古代神祗有任何关联。如果真的需要些音乐上的指引,那幺,从广义上来说,每首乐曲的副标题足以说明一切,例如木星一向给人轻鬆愉快的感受,它也和宗教庆典或国家仪式有关,人们会在这些场合纵情欢乐。土星所象徵的,不仅是肉体上的衰退,同时也是对现实人生的深度洞察,标示着人在超越颠峰之后,完成生命理想的心平气和……

在返回伦敦的列车上,我将iPod中的《行星组曲》,透过耳机播放出来。霍斯特将最早完成的〈火星:战争之神〉(Mars, the Bringer of War),编排在组曲的第一首。其实从现代天文及占星学观点看来,将〈火星〉放在组曲序章是非常冲突、不合乎逻辑的。

然而,作曲家主要是透过宇宙天体来描写人性,凸显出人类的原始本质:侵略、顽强与固执。智人的劣根性在音乐开头立即呈现,以定音鼓、竖琴和弦乐奏出稳定、重覆、野蛮、充满威胁性的节奏,像是军队行进般肃杀,令听众坐立难安。

第四乐章是全曲最着名的〈木星:欢乐使者〉(Jupiter, the Bringer of Jollity),这是全曲规模最宏大,色彩最浓郁,层次也最丰富的作品。简洁、清新,充满了令人愉悦的和声,以及鼓舞欢欣的节奏。

曲中第四主题是庄严崇高、具有完整民谣曲式的优美旋律。这段主题自问世以来,就深受民众喜爱,1921年被谱上歌词,成为合唱曲〈向你发誓,我的祖国〉(I vow to thee my country),成为英国大众所熟悉的第二国歌。前首相邱吉尔、英国皇太子妃黛安娜生前都喜爱这段旋律。后来,1965与97年,分别在两人的葬礼上,特别演奏〈向你发誓,我的祖国〉的弦乐版及管风琴版。

融合天文观测、占星神话、浪漫想像与过人才华的《行星组曲》,绝对是古典音乐中独具风格的异数。后来也有许多人,尝试以音乐揣摩人与宇宙的神祕关联,但总是差了那幺一点。霍斯特重新定义「天体音乐」,诠释属人也属灵的星空经验,这正是我喜爱《行星组曲》的原因。

下次,有机会欣赏《行星组曲》,试着拨去重重叠加的文化意象和符号,你或许就有机会,听见星体运行的玄奥乐音。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星空吟游》

一趟百万光年的旅行:《行星组曲》
数位编辑整理:谢富晟,朱玉莹
Photo:Pixabay,CC0 Licensed.
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